「新兵的世界」我的班长有点“怪”

2019-12-02 13:19:25 4201次浏览

导读:   随着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开幕日的临近,中部战区总医院参加新中国成立70周年阅兵的文职人员返回单位后,立即投入到军运会卫勤保障工作中。

我叫谢江湖。我是一个重庆的“娃子”,一个大方、诚实、坦率的人。今年,他应征入伍,最终来到了他实现梦想的地方。

参军前,我听说班长是“军队之母”,所以我对新班长充满期待。然而,我遇到的显示器似乎和我想象的不一样...

我的班长叫许梁静。他不高也不黑。他全身都是强壮能干的广西人。徐的班长不是很老,但是他在带兵方面有丰富的经验,他总是带着一些意外。因此,我们私下都称他为“奇怪”的班长。

我的家乡有很多美味的食物,我更喜欢吃,所以我不可避免地变得更圆,每个人都叫我“小胖子”。正因为如此,我的班长总是特别照顾我。

新兵连的第一天,我满心欢喜地来到了五班。迅速收拾好行李后,我躺在床上。我鼓起勇气,准备和我的新同志好好谈谈。就在这时,听到“砰”的一声,他看见一个人愤怒地推开门,环顾四周,大喊:“坐板凳,开会!”

每个人都双手放在膝盖上坐着。轻松的气氛开始变得紧张起来。我平静地看了一眼班长,心想:“这里有杀气……”

“我叫许梁静,是你的班长。有两件事要提醒你。首先,听问候语,遵守规则。其次,除非你在睡觉,否则不允许你躺在床上!会议休会了!”

“什么?第一次班会到此结束吗?为什么不躺在床上?这难道不意味着垃圾桶不放垃圾吗?”我偷偷耳语。

班长说他会转身离开。我想知道,然后坐在床上。“起来!”话音刚落,我就被监视器拉了起来。

"大家听好了,除了睡觉时间,你们不准躺在床上或坐下!"

“向班长汇报...那我该怎么休息呢?”

班长没有说话,而是把头转向一边。我顺着眼睛看去,看到了一张方形的木头长椅。

这位“奇怪的班长”不仅不可预测,而且常常难以捉摸。

那天晚上,我遇到了两个村民,经过长时间的分离后又见面了。我们一路谈笑风生。这时,突然有一只大手搭在我的肩膀上。我转过头,看到监视器的眼睛在“食人”。

“你会走路吗?两个人走,三个人排队,我没教过你吗?”

“班长,这不仅仅是淋浴,大晚上的,没必要当真……”

“刚刚洗澡可以松吗?你不是刚洗过澡的士兵吗?!”

面对班长的询问,想到他在日间训练队列中对我们高标准的严格要求,我顺从地回答:“是的!”

折叠被子是班长给我们的第一课。班长专心地向我们解释,一遍又一遍地示范如何捏被子,这与他通常的“暴脾气”大不相同,好像一个母亲在耐心地教她的孩子吃东西和走路。

被子叠好后,班长说:“这被子将来会是你的最低标准,否则我会让你的被子自由落下。”

我忍不住问:“班长,什么是自由落体?”

"你的被子是我扔出窗外的吗,明白吗?"

“是的,班长!”

“答案是肯定的或否定的!”

“是的!”

班长说这话时脸色变了。这时,突然从我的右后方传来一阵低语:“把被子折叠成‘豆腐块’有什么用,浪费时间……”

故事到此结束。我猜班长一定很生气。但是他接下来说的话给了我们一个教训:“你长什么样,被子就是你长什么样。折叠被子的过程就像军事之路。军事道路既艰难又无聊,折叠被子也是如此。但是很难折叠它,甚至更难继续折叠它!”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逐渐在监视器的各种规则下长大。后来,人们发现,虽然他总是用扔被子来吓唬我们,但他从不扔被子,而是在大家不注意的时候帮我们整理被子。尽管他经常板着脸批评我们,但我们在其他班长面前为他感到骄傲。虽然他总是让我们多练习,但每次训练结束时,他都会帮助我们放松肌肉,而且他总是在吃饭时帮我们带食物。

渐渐地,我们的被子被折叠起来。队伍越来越好了。甚至我肚子上的“大腹肌”也几乎消失了。

这位“奇怪”的班长想把我们分开,压碎我们,压扁我们,把我们打直,快速研磨我们,把我们扔进锋利的刀子里。

班长,我想对你说,每个人都看穿了你的“奇怪”,其实充满了爱。

请期待下一期

新兵连从“菜鸟”到“大神”的一个月经历了什么?

军事新闻记者微信发布

作者:陈志远和陈海;

照片:郭梦龙;

安排:刘军;

编辑:孙伟帅;

pk拾赛车 2元彩票 辽宁十一选五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