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价从460亿缩水至9亿!曾参与《钢铁侠3》的这家公司为何走

2019-11-21 12:04:27 779次浏览

导读:   电影《打过长江去》主创张桐在《打过长江去》中便扮演了其中一位士兵。据悉,《打过长江去》将于10月16日登陆院线。当天亮相的另一部作品《太阳升起的时刻》则聚焦解放战争中横跨了开国大典这一重要历史节点的“

"是人制造盔甲,还是盔甲制造人?"

也许一千个人有一千个答案。然而,《钢铁侠3》中的这句经典台词在无数粉丝的记忆中依然记忆犹新。作为漫威电影世界的第七部电影,这部电影以7.54亿票房收入赢得了2013年进口电影的年度票房。作为钢铁侠背后的中国首都,印度媒体在当时更受欢迎,市值超过460亿元。

命运的起伏总是惊人地相似。2019年4月,《复仇者联盟4:最后的战争》在中国大陆首映时打破了许多票房纪录。观众涌入电影院只是为了看托尼·斯塔克的最后一部大银幕。《爱你3000次》也成为观众怀念这位漫威英雄的最佳台词。

六个月后,帮助钢铁侠从大陆电影市场脱颖而出的印度媒体发布了退市公告。在不同的阶段,两人画出了相似的命运。作为第一只从a股市场退市的影视股票,印度媒体给同行们留下了什么启示?

a股首次退市的“前世今生”

在深秋的寒风中,印度媒体退市的谣言已经平息。这座曾经模糊不清的城市的航空母舰的沉没让人们哭了。

2019年10月10日晚20: 54,*圣印发布公司股票终止上市公告。根据公告,2019年8月15日至2019年9月11日期间,公司股票连续20个交易日的日收盘价低于股票面值(1元),符合《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第14.4.1条规定的股票终止上市。

经深交所上市委员会审核意见后,深交所决定终止公司股票上市,并自2019年10月18日起进入退市期。退市期为30个交易日。深交所在退市期结束后的交易日将公司股票退市。

这一官方声明也标志着印度媒体成为第一只退出a股市场的影视股票。市值最高的公司460亿英镑的市值一路缩水至9.73亿英镑。你怎么能形容它是“悲惨的”?

2014年底,以广告业务起家的印度媒体借当时的高科技食品入股a股,吸引了资本关注。此前,公司参与制作了《杜拉拉升职记》、《钢铁侠3》、《战略家联盟》等中外影视作品,并取得了良好的票房成绩。

2017年3月,印度媒体的总市值一度超过460亿元,与华谊、梁光等传统的头牌影子公司相当。

印度籍的一些影视作品

山雨即将来临,风吹遍了整栋大楼。印度媒体退出市场也有预警信号。实际的控股股东兑现后离开了,成为杀死骆驼的最大稻草。

2014年印度媒体重组后,小戈文的直接和间接总持股比例为77.95%,成为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通过2018年的这两次销售额下降,小戈文已经积累了24亿元。现在,此举为印度媒体最终退市奠定了基础。

此外,2018年7月,印度媒体以6600万元购买控股股东小戈文拥有的房子作为办公场所,并支付了660万美元的国家元首拍卖行的价格,但交易并未顺利进行。根据协议的规定,小戈文应该归还这笔钱,但他至今未能归还,理由是现金流紧张。这也是实际控制人用来清空上市公司“收购大股东资产”的最长方法之一。

印度媒体退出市场的启示

印度媒体退市能给其他国内跨境上市电影公司带来什么启示?

从原因来看,大股东恶意掏空公司已经成为罪魁祸首。上市影子公司出现“收购大股东资产”、“抢夺上市公司货币资金”、“非法担保大股东”和“恶意分红”等现象时,普通股东应谨慎行事。

目前,国内媒体行业的大股东清空上市公司的情况并不常见。在人为因素得到控制的情况下,如何解决高质量内容的可持续生产成为各大上市电影公司面临的共同现实问题。

2016年赌博协议完成后,印度媒体制作的大屏幕作品寥寥无几。2018年,印度媒体的全资子公司霍尔果斯(Horgos)参与了《破碎碎片的风险》的联合制作,总票房只有5038万,豆瓣得分2.8。对爆炸作品缺乏总体控制也是加快印度媒体除名的一个重要原因。

在这方面,享有“爆炸捕手”美誉的北京文化是跨境上市电影公司的代言人。从投资《狼侠2》到进入《我不是药神》和《漫游地球》,再到目前热门的《登山者》。北京文化对高质量的内容有很好的嗅觉。

然而,只有资本层面的参与者对企业的正增长影响有限。作品只有通过内容的深度培养和不断的反复试验,才能最大限度地引起观众的情感共鸣。非常了解这一点的北京文化去年宣布将推出“封神三部曲”项目。

总生产成本达到30亿元,这也显示了北京文化对该项目的重视。在如此庞大的“学费”下,主控方肯定会在质量控制上力求完美。同样合理的是,2020年夏季档案系列的第一部作品将被市场所关注。

北京文化主导的牺牲三部曲是意料之中的

以“舞台剧ip电影改编”形式制作爆炸的马华娱乐电影公司,自去年国庆“李察阿姨”落败后,还没有发行任何作品。这也表明,从目前观众的品味来看,一个人不能为剑而刻舟。高质量的内容必须基于对未来市场需求的准确分析,否则只能在清晨和傍晚收集。

据2019年半年财务报告显示,参与制作《大圣归来》、《我的领袖、我的团》、《士兵突击》的跨境上市电影公司鲁岗文化收入(Lugang Cultural Receivement)同比下滑,主要原因是对爆炸性电影缺乏控制。这种现象在其他跨国上市公司并不少见。

曾参与许多知名作品的跨境电影公司鲁岗文化(Lugang Culture)收入也出现同比下滑。

无论是跨国电影公司、传统影视公司,还是互联网影视新贵,只要能够持续生产高质量的内容,就能赢得观众和资本的青睐。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公司主要股东在影视行业建立长期立足点的决心和毅力。

/10月11日活动开始/

恭喜

两米八的有情珍宝;timeslip工作狂

获取电影优惠券

陕西十一选五投注 北京11选5 重庆彩票网 山西快乐十分 陕西11选5